黨的作風事關黨的形象與人心向背。我們黨歷來把作風建設放在黨的建設的重要位置。歷,毛澤東與黃炎培曾有段的關于“周期律”的對話,列舉了政黨長期執政所面臨的三種危險:政怠宦成、人亡政息、求榮取辱。從我們黨的發展現狀來看,這三種危險依然或輕或重地存在。精神懈怠、不思進取、官僚主義、腐敗問題,就是“政怠宦成”;一些領導干部獨斷專行,以個人能力、作風影響一個地方發展,就容易導致“人亡政息”;違反客觀規律、違反人民意愿的政績工程、面子工程,即是“求榮取辱”。一些基層黨員干部認為,作風問題主要是“四風”問題、腐敗問題,是領導干部的事,自己平時工作即使有點“小懶”、“小散”,也無關痛癢、不值一提。其實,“小懶”、“小散”等精神狀態問題,由于其根源性、隱蔽性、傳染性等特征,已經嚴重影響了相當一部分黨員干部的思想觀念、工作作風和工作能力,其危害并不亞于“四風”問題、腐敗問題,已經成為當前黨員干部隊伍建設中亟待解決的突出問題。本文試圖通過對基層黨員干部隊伍精神狀態問題的研究分析,找出其表現形式,深挖其產生原因,并提出針對性的解決措施。

一、基層黨員干部隊伍精神狀態問題主要表現

基層黨員干部隊伍精神狀態問題說到底就是精神懈怠問題。從狹義上來說,是指思想意識松懈、麻木乃至頹廢,并間接通過一定的行動、語言等途徑表現出來的一種精神亞健康狀態。從廣義上來說,不僅體現在思想層面的懈怠,還體現為工作層面、作風層面的懈怠。其主要表現為以下四個方面:

1、黨性弱化,宗旨觀念淡化。表現為:理想信念動搖,對共產主義信仰不堅定,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缺乏信心;政治素養缺乏,拿自己當普通群眾對待,喜歡與普通群眾比較,與黨的先進性要求相差甚遠;宗旨觀念淡化,先鋒模范作用不明顯,把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當成空洞的口號;對觸及自身利益的政策措施不是按照上級要求,千方百計克服困難、排除阻力去貫徹落實,而是心存抵觸,甚至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2、作風散漫,自律意識不強。表現為:做事不積極,精神萎靡不振,應付敷衍,效能低下;工作不務實,作風漂浮,善于做表面文章、搞形式主義,不愿深入基層、深入一線;服務意識、責任意識缺乏,對群眾反映的問題無動于衷、冷硬橫推,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事難辦的“衙門”習氣仍不同程度存在。組織紀律觀念淡化,自由散漫,上班玩電腦游戲、炒股、看小說等違反“四條禁令”行為仍時有發生;放松警惕、行為失檢,認為吃點、喝點、拿點、揮霍浪費點不要緊的錯誤觀念仍在一定范圍內存在;個別人甚至貪圖享樂、道德滑坡,生活上沉湎于燈紅酒綠、吃喝玩樂,交際上熱衷于攀權貴、傍大款,言行上欺上瞞下、弄虛作假。

3、意志消沉,進取精神缺乏。表現為:有的不能擺正位置、擺好心態,認為自己懷才不遇,英雄無用武之地,別人不如自己,卻比自己幸運,牢騷滿腹、無心工作;有的不琢磨事、只琢磨人,遇事能推就推、能躲就躲,整天熱衷于探聽人事消息,關注自身仕途前程;有的長期在同一個單位工作,覺得工作枯草乏味,缺乏工作熱情和沖勁;有的到了一定年齡,遭遇“天花板”現象,覺得前途無望而得過且過、不知進取;有的貪圖安逸,工作中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有的滿足于既得成績,小富即安,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放松自我要求,降低工作標準,缺乏攻堅爬坡、再創佳績的信心和勇氣。

4、執行不力,創新意識欠缺。表現為:政策落實中,不結合實際因地制宜、創造性地開展工作,而是照搬照抄、不辨方向、脫離實際,或者被動應付、消極應對,行動遲緩、不推不動;制度執行中,貫徹落實不到位,寫在紙上、掛在墻上、停留在口頭上,責任追究失之于寬、失之于軟;工作推進中,因循守舊、觀念保守,不敢突破常規和慣性思維,在機遇面前循規蹈矩、畏首畏尾,在挑戰面前等待觀望、庸碌無為,缺乏改革創新的精神和敢闖敢干的勇氣,缺乏強烈的事業心和責任感,追求“相安無事守攤子、四平八穩過日子”。

二、基層黨員干部隊伍精神狀態問題主要成因

導致黨員干部隊伍精神懈怠問題的原因錯綜復雜,既有主觀的、內在的、個人的因素,又有客觀的、外在的、社會的因素,是各種因素相互交織影響的結果。

1、信仰缺失。信仰是一個黨、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精神支柱,如果這個精神支柱崩塌了,黨將不黨,國將不國,社會就失去了思想的支撐和精神的維系。個人失去信仰,則將失去行為準則的禁區,就會無所顧忌、無所敬畏,整個人的行為均被欲望和外部力量所控制。在這個信仰缺失的時代,許多黨員干部也未能幸免,沒有信仰、丟棄共產主義信念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忽視政治理論學習,不重視黨性鍛煉和黨性修養,放松對主觀世界的自我教育、自我約束、自我改造、自我完善,把世界觀的問題視為“左”的東西予以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