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時間不是忽然一下就過了這么多年,那該有多好。

去老車站買回重慶的車票的時候,在車站前看見一個側臉,X棱角分明如花似玉的臉,X的頭發長長了,一只胳膊搭在車窗上,骨骼突出,手指還是那么修長,學過鋼琴的孩子,手指一般都很好看,X的也不例外。

X的手指亮亮的,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有涂指甲油,這個悶騷的X,果然還是那么騷。盡管看起來還是營養不良的樣子,卻看起來神采飛揚。

如果時間不是忽然一下就過了這么多年,那該有多好。

于是,我掏出手機,得得瑟瑟的,編了條短信,問X是不是剛剛在,南環路上。X依然不負眾望的回了我一句,“在,你誰。”

早料到的結果。雷子給的隱藏號碼卡片依然很好用。

有的人,可能拿著照片也未必能夠認得出來,有的人,可能拿著很多年前的照片也能夠認得出來。我想分別不僅僅是見過或者沒見過吧,更多的應該是,有沒有把這個人的樣子用,眼睛,用心,拍下來。

X就是這樣的人。和X大概有三年沒有見過面了,在遇見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X有個臭毛病,大概和我一樣,這也是這么多年,我一直能輕易的知道X動向的唯一理由。

那個毛病就是不管說多少次要換號,換來換去,號始終是原來的那個,就像我到現在還在用著最早的號,X的尾號是9695,我的是7150。

當時調號的時候,我還沒有X的手機號。一年前的遇見也不過是用QQ或者短信交流,有很多次見面的機會,也都又再次錯過了。一次比一次戲劇,一次比一次深刻。

如果時間不是忽然一下就過了這么多年,那該有多好。

X是射手座的,射手座的,不喜歡的話,只會越追越跑。我是雙魚座的,不喜歡的話,也只會越追越跑。同是向往自由的人,是綁不住的。

X喜歡穿粉色的衣服,我常常說那個是騷粉色,悶騷的小媳婦兒才穿那種顏色,如何五六的,直到把X說道懶得理我為止,想象一下X對我無語的樣子,表情一定很可愛,要知道X小時候就很可愛。

后來,我也不記得什么理由了,我們突然就不聯系了。再后來,我去了重慶,沒有如約去X在的成都。

雷子常常問我,你還會不會想起X。我總是實話實說的回答,偶爾會想起。然后雷子就會說我沒出息。

其實他不知道,我不是沒出息,只是說了實話而已,偶爾想起,不代表,還很掛念,不代表,還能回去。

很多事情,到了一定的時間,一定的終點,留下一些遺憾或許更好,真的走下去了,也許以后反到會后悔。

如果時間不是忽然一下就過了這么多年,那該有多好。

到現在,偶爾看見一些東西,聽見一些話語,還是會想起X。

然后,晚上會陸陸續續的做夢,夢見X出現在我夢里,很多時候,夢里都是遺憾,比如會夢見X跟我最好的南瓜在一起了,又或者,夢見X看不見我,而我卻真實的出現在X的身邊。很多很多遺憾,在潛意識支配下形成了夢,變成了虛假的實體片段出現在我的大腦里。

每個人心底都藏著一個人,X是我藏的,想要把X藏的更久的話,就只能埋得更深一點兒,埋到心底最陰暗的地方,從此不見天日。

如果真的有機會再次與X面對面的相遇。再見面,也許我會像見老朋友一樣迎接X,畢竟心底那種最初的波濤洶涌的感覺,已經不在了。

再見面,也許我會更愛X,畢竟X是埋在心底的那樣的一個人。哈,以后的事情,誰知道呢。

用X的話來說就是,以后還很久。恩,以后還很久。久到,那么近,那么遠。

大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