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的符號是、留下的年少

我習慣在人群中尋找
沒關系    
 
習慣了
夜的漫長就這樣開始瘋長
常思考著  應該是朝那個方向
心中一片茫然

因此坐在電腦前空想
打著些頹廢的字眼
許多人就是這樣
他們為悲傷而生而活而感動
也為悲傷留下優雅清韻的文字。
一紙墨香洛陽貴
寫的是文字
讀的是心情
在乎的
只是有心人留意字里行間情感。
 
而后打開電腦
翻看昨日故事



不禁啞然失笑
 哈   原來這就是少年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