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安好。

忽然感覺有了太多閑置的時光,卻依然靜不下心來寫下很多的文字。

此時,我步于街頭,夜黑風冷,耳邊傳來幾聲汽笛,伴著些城市零碎的噪雜。落在一個人靜處的時光里,這般歲月,莫不就是現世安穩?

心很靜很靜,幾年前、也是一樣的一個人,一樣的街、一樣的默數著腳下的噼啪聲。仿佛真能從風中嗅出時光的味道。

記憶帶著點暗灰,像老舊電影的痕跡,清冷地、沒有結局。

風中依稀有了些涼的秋意,未曾有荒蕪,未曾有再見。如這,花開再謝,過往又絕。唯有這葉,落地無言。晚風吹拂過來,有種說不出的懷憶與眷戀。眷戀兩個季節相遇時最最的思切。如此這般的美景,低呤一首、沒落繁華的過去。

恍忽然有了些許詩意,氤氳了孤獨人心上的情愫,悄悄然也必成了某一段時光的佳詞美句。

秋葉欲下心流轉,黃昏翩然時,你路過的紅衫上已是沾染了一季的溫情。此去經年,斑駁時光里,那一縷憂傷繾倦纏綿,歲月某一段記憶總會是如此這般美好。

若有閑情,便放上許嵩的前奏罷。如若沒有,也可路燈下輕踩著自己的影子。一年如此連綴著一年,冥冥中:曾經你留下的字跡,依然清晰,以前你唱過的歌曲,卻已凋零。你我一起的那幅畫,已被時間,慢慢碾盡。

腳印,尾隨著自己靜靜佇立、縱這世事紛擾,歲月荏苒、時光無情,而我永是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