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朝圣

文/魚小心大  QQ:535975053

輕輕地合上書本,平復一下情緒。

《一個人的朝圣》這是一個關于自我發現和愛的回歸的歷程。

哈羅德,一個已經退休的老人,身體不是那么健康,也沒什么朋友,與妻子的感情已經淡到形同陌路的地步,夫婦倆住在一個不知名的小鎮上過著安寧寂靜,平淡無奇的生活,慢慢的漠然的等著生命終結的那一天。忽然有一天,他收到一封來信,是前公司女同事奎妮寄來,告訴他,自己已經身患絕癥,將不久于人世。哈羅德出于何種目的邁出第一步?對未來沒信心?想到自己的暮年,顧影自憐?沖動!肯定是沖動!他異想天開的認為自己的行走能拯救奎妮,毫無準備,甚至連同妻子也沒告別就上路了。(我很疑惑,他帶了足夠路上用的花銷么)。開篇實際上不是很抓人,

@夢嬌

一直推薦耐著興致讀了幾頁后將書合上。

昨日之前惶惶然想起這本書兩周過后將送去給

@湖南—老妖

,趕緊讀完了事,于是又翻開書頁 讀了下去。怎料隨著哈德羅的里程,第一次跟著他的步伐,去發現,去思考,去回歸。

或許你現在就可以改變,從把一只腳放在另一只腳前面開始(原文)

一個人走路是一件很乏味的是。特別是對于一個年老體衰,平日里又沒啥運動愛好的人來說。哈德羅在此之前沒有信仰,不相信任何宗教。一路走下去,他開始有了自己的信仰,他相信自己如果能一直走下去,走到貝里克的療養院,奎妮就會脫離死神的召喚。因為咖啡店的姑娘告訴他,她的親人就是由她的信仰拯救的。

一個人走路是一件很無聊的事。無聊的時候就會想起平日里被我們忽略的淡忘的細節。妻子的冷漠,孩子無法和他的交流,都起源于愛的缺失,以至于不知如何去愛,愛自己,愛別人,因為愛封存太久,已經不會表達了。

一個人走路是件很痛苦的事。沒有體力,一天只好走幾里路;沒有野外生存經驗,受傷了不知如何處理。幸運的哈德羅是一個好的傾聽者,他從不善于和人交流溝通,到一路得到陌生人的幫助,做一個好的傾聽者,還是受益匪淺。原來,除了自己的世界外,陌生人光鮮的外表下也隱藏了很多的無奈、惶恐不安。你不必做什么,你只要傾聽就可以了,對一個陌生人而言,也許這輩子都不會再見,所以他們才會肆無忌憚的暢所欲言。

一個人走路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哈德羅從不認識路邊的植物,轉變為可以正確地選擇果腹的各種野果菌類;從拂曉天空云彩的變幻,到落日余暉的完美;從沒有方向感到可以隨著走路時影子的變換,辨出應該去的方位。(當然是走了很多冤枉路的教訓)這確實是一件漸入佳境的事情。哈德羅終于相信自己的旅程真正開始,有些時候,你以為自己已經展開了新的一頁,實際上卻可能只是重復以前的步伐,他直面并克服了自己的短處,所以現在終于可以說他的旅程真正意義上的揭幕了。

第一次為哈德羅感動,是在他狀態很差將要放棄時得知奎妮仍在堅持等候他,“她在等你,就像你囑咐的那樣”照顧奎妮的義工說。哈德羅大聲笑了,沖出電話亭,落下的眼淚回蕩在電話亭內“請叫她不要放棄,告訴她我會走下去!”我也笑了,笑中帶點苦澀,就在昨晚凌晨還在為蘭心的事糾結,讀到這里,我笑了,哈德羅適時地告訴了我,會一直走下去。

從起點到終點,627英里,87天,一個人。

從渴望愛不會愛到學會愛;從誤解到理解;從喪子之痛的自怨自艾和相互指責到執子之手的完美結局。

從一個人的朝圣之旅到一群人的朝圣之旅,包括一只狗,它在哈德羅無助的時候出現,填補了精神空虛的空白,又在旅程即將結束時莫名離開(狗是否預示著他失去的孩子)

一路上我記起了很多東西,很多我都沒有意識到的回憶,有些回憶很不容易,但大部分都很美。我很害怕,我怕有天或許很快,我就會把它弄丟,永遠都找不回來。(原文)

有些記憶,只有在剝離了堅硬的繭,忽然驚慌失措后,真正柔軟的觸覺才會被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