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無間,心在桃源。”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對我來說,風光無限的是你,跌落塵埃的也是你。重點是‘你’,而不是‘怎樣’的你。”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四名景——少君傾酒,太子悅神。將軍折劍,公主自刎。 四大害——黑水沉舟,青燈夜游。白衣禍世,血雨探花。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為你花開滿城,為你燈明三千。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世中逢爾,雨中逢花。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喜歡的人,拿我的真心去喂狗也無所謂。” ---花城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愿供燈千盞,照徹長夜,即便飛蛾撲火,也無所畏懼。 但我不愿因為做了對的事情而低頭。” ????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有一個心愛之人還在這世上。” “我想保護他。” “我愿永不安息。” “那我不讓他知道我為什么不走就好了。” “那我不讓他知道我在保護他就好了。” “為你戰死是我至高無上的榮耀。” “我永遠是您最忠誠的信徒。” “我不會忘的。” “我不會的。” “信我,殿下。”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鬼界有一個習俗。若是一只鬼選定了一個人,便會將自己的骨灰托付到那個人手里。’ 那其實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另一個人手里了,如此情深,該是何等纏綿佳話啊。謝憐饒有興趣地道:‘原來鬼界還有如此至情至性的習俗。’ 那少年道:‘有,但沒幾個敢做。’ 謝憐料想也是如此。世上非但有妖魔誘騙人心,也定會有人類欺瞞妖魔,一定會有許多利用和許多背叛。他道:‘若是一片癡心付出,卻終至挫骨揚灰,確實令人心痛。’ 那少年卻哈哈笑道:‘怕什么?若是我,骨灰送出去,管他是想挫骨揚灰還是撒著玩兒?’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為你,所向披靡。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一手仗劍,一手拈花,意喻“坐擁滅世之力,不失惜花之心"。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家中已有妻室,貌美又賢良,是位金枝玉葉的貴人,我從小就喜歡的。喜歡了很多年,費盡千辛萬苦才追上去。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神武道驚鴻一瞥,一念橋逢魔遇仙。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弱水三千只奉一人飲 明燈三千只為一人燃 情絲三千只系一人心 良辰三千只共一人歡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天官賜福。” “百無禁忌。”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是覺得,人在這世上,不要對任何人太抱希望。不要把其他人想象得太過美好。若是一輩子不相交,遠遠望著,倒也罷了,但若是相識相知,到某一天,終歸會發現這個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樣,甚至完全相反。到那時候,會很失望的。” “不一定,別人失望不失望我不關心。但對一些人來說,某人存在于這世上,本身就是希望。”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世人皆聞黑水玄鬼因恨而出,卻不知血雨探花為愛而生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南風道:“你是太子殿下。” 扶搖道:“你是人間正道,你是世界中心。”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神武大街 上元佳節 驚鴻一瞥 百世淪陷

——b站的小天使們

《天官賜福》


為你戰死是我至高無上的榮耀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他心有好風景,再不怕旁人煞風景。借這天邊明燈的光芒,一路前行。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人,往上走,成神;往下走,為鬼。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路好不好走,也許我不能決定,但走不走,卻只有我能決定。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如果不知道要怎樣活下去,就為了我而活下去吧!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為你,燈明三千,為你,花開滿城,所向披靡。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也有段日子過得不順心,那時候就常想,如果有人見到我這樣在爛泥地里打滾、爬都爬不起來的模樣,還能愛著我就好了。但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這樣的人,我也不敢給別人看。”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如果喜歡,最后卻分開了,只能說明,也就只是喜歡而已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不知名的鬼魂,背后是隨夜長流的三千浮燈,它道:“我有一個心愛之人還在這世上。”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雖非什么圣賢,但也知道一心一意。若我不是真心愛一人,斷不會與這人有何逾越之舉;若是有了,即便我砸鍋賣鐵收破爛,賣藝街頭養家糊口,也不愿讓這人受一點委屈。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雖然勇敢,卻很愚蠢。” “雖然愚蠢,卻很勇敢。”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他曾經是天之驕子,命格極好,錦衣玉食,十七歲便得道飛升。 他如今是三界笑柄,厄運連連,落魄潦倒,八百年來流落人間。 他曾經驕傲非常,放話要拯救蒼生。 他如今低闊謙卑,溫順的沒了棱角。

《天官賜福》


忽然之間,謝憐就眼眶發熱,視線模糊了。他道:“抱歉,忘了吧。” 不知名的鬼魂躍動的火焰更亮了,道:“不會忘的。太子殿下,我永遠是你最忠誠的信徒。” 謝憐強忍著哽咽道:“……我已經沒有信徒了。信我不會有什么好事的,可能還會帶來災禍。你知道嗎?連我的朋友都離開我了。” 不知名的鬼魂宣誓般地道:“我不會的。” 謝憐道:“你會的。” 鬼魂堅持道:“信我,殿下。” 謝憐道:“我不信。” 不相信別人,也不相信自己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血雨探花,在你心中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他緩緩的道:“親眼看見所愛之人被踐踏,自己卻無能為力。你明白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這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你平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 半響,謝憐才道:“第二次飛升。”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若是喜歡什么,心里就再容不下別的,永遠都會記著。一千遍,一萬遍,多少年都不會變。這首詩,便是如此。”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一手撐傘,一手牽他。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哥哥這次,是特地來看我的嗎?” “不管你是不是來看我的,我都開心。”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謝憐的人生準則是:不要勉強人。無論是勉強別人做一件事,還是勉強別人不要做一件事,都是勉強。一件事到底好不好,只有做了才知道。若你勉強一個人做一件事,即便他做了,心中也不會認可;若你勉強一個人不做一件事,即便他沒做,他也會一直千方萬計惦記著,總有一天會做的。所以,萬事,順其自然。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花城繼續道:“我的心上人,是個勇敢的金枝玉葉的貴人。他救過我的命,我從很小的時候就仰望著他。但我更想追上他,為他成為更好更強的人。雖然,他可能都不太記得我,我們甚至沒有說過幾句話。我想保護他。” 他凝望著謝憐,道:“如果你的夢想,是拯救蒼生,那我的夢想,便唯你一人。” “……” 謝憐憑著記憶,顫聲問道:“……可是……那樣的話,你會,不得安息的……?” 花城答道:“我愿永不安息。”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世上有很多事,你是無能為力的。” “蒼生根本不需要被你拯救,他們不配。”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與人相交,看的是投緣不投緣,相性如何,又不是看身份。我若喜歡你,你便是乞丐我也喜歡;我若討厭你,你就是皇帝我也討厭。不應該是這樣嗎?這是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再讓自己多活十年,和讓敵人少活十年里,毫不猶豫的選擇后者,這就是人的恨意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花城道:“如果你想見我,不管丟出幾點,你都能見到我。”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你有沒有什么想說的。” “....我想死” “你想的倒美。”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鮮活的終將逝去,唯不曾擁有過生命的長存于世。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上元佳節,神武大街,驚鴻一瞥,百世淪陷。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太子斷袖,將軍種馬,少君女相,公主騎牛。 白衣傳銷,血雨花唄,黑水欠債,戚容拐賣。

——風師娘娘&黑水盛粥(b站)

《天官賜福》


“我發誓,上天入地你再找不到一個比我更有誠意的”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之前少年形態,花城都是歪歪束著長發,此時卻是紅衣掩映,黑發披散,俊美之中妖氣橫生。只有右側結了一縷極細的小辮,以紅珊瑚珠墜角,卻帶了幾分俏皮。護腕是銀,靴鏈是銀,腰帶也是銀。 腰間懸著一把修長纖細的彎刀,弧度度圓滑詭譎,也是銀。刀身修長,人也修長。他虛倚在半開的紅紗之旁,抱著手臂,一臉似笑非笑,道:“哥哥,你嬴了我。”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割一片肉救一個人,人會感激。但割得越多,人要的也會越來越多。到最后,就算把那人凌遲了割到只剩一具白骨,人也不會滿足。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成為某人生存的意義,已經是一件非常沉重的事,遑論什么拯救蒼生呢。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如果不知道你活下去有什么意義,那么就姑且把我當做你活下去的意義,把我當做支撐你活下去的支柱吧。”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若無所謂畏懼,便無所謂勇敢。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就算是結識了幾十年的人,要成陌路也不過在一朝間。想說就說吧。萍水相逢,聚了又散。投緣便聚,不投就散。大家都隨意點算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錯,他脾氣的確很好。但是,我脾氣不好,不喜歡別人碰我喜歡的東西。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花似血落,血如花飛,那張臉一如初見的俊美靈動,雙眸熠熠生輝。花城緩緩將那修長的銀色彎刀收入鞘中,沉聲道:“殿下,我回來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暴雨之中,是誰,為你撐起一把傘? 中秋之夜,是誰,為你燈明三千盞

《天官賜福》


一個人。只要一個人。 ????真的,只要一個人,就夠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殿下。你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哥哥,成親吧。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謝憐道:“是的。無論是做木工還是做食物,我沒見過比你更好的。那位金枝玉葉的貴人,真是幾世修來的福緣啊。” 他說這話時,仿佛在很專心地吃兔,卻沒聽到花城那邊的聲音了。半晌,才聽花城淡聲道:“我能遇上他,才是我幾世修來的。”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魆魆黑山,莽莽野林。遠遠群山深處,狼群對月長嗥。不知是不是因為方才在山中進行了一場廝殺,冷冷的空氣中,還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斯情斯景,詭魅至極。但那少年一手牽他,一手撐傘,緩緩前行,卻是無端一派妖艷的風月無邊,款款繾綣。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美麗的東西存在于世上,這一點本身就值得感謝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這少年衣衫襤褸,灰頭土臉,鼻青臉腫,慘兮兮的,卻說著這樣有志氣的豪言壯語,真令人啼笑皆非,不知作何感想。仿佛是怕自己的聲音無法傳達到對方耳中,他雙手攏在嘴邊,沖神臺上那幅畫大聲道:“殿下!你聽到了嗎!在我心中,你是神!你是唯一的神,是真正的神!你聽到了嗎?!” 他是如此的聲嘶力竭,以至于整座太蒼山都為之回響:——你聽到了嗎!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對一些人來說,某人存在于這世上,本身就是希望。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他凝神道:“對我來說,風光無限的是你,跌落塵埃的也是你。重點是‘你’,而不是‘怎樣’的你。 “我,很……欣賞三郎,所以,想了解你的一切。所以,我覺得很羨慕,有人在那么早就看到過那樣的你,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緣。而緣能續與否,三分看天意,七分憑勇氣啊。”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花城直視著他的眼睛,道:“我知道,你不會死,也不怕死。但是哪怕你再強,也不要當你自己不會受傷。” 謝憐愣住了。 花城又道:“不會死不等于不會受傷,更不等于不會疼。看到什么奇怪的危險的東西,不要亂碰。先找我,讓我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世上人脾性和奇遇千千萬,古怪并不等同于危險。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三郎,你不如放我下來吧。這樣我很礙你事的。’ 三郎卻道:‘不礙事。你別下來。’ 謝憐道:‘到底為什么不能下來?’ 三郎的回答只有一個字:‘臟?’ ‘……’ 謝憐萬萬沒有想到他竟會說出這樣的理由,偏生還說得這樣認真,有點好笑,又有點奇異之感,難以形容,只是胸口微微發熱,道:‘你總不能一直這樣抱著我吧。’ 三郎道:‘未嘗不可。’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親眼看著所愛之人被踐踏凌辱,自己卻無能為力,你明白自己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這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怕什么。敢言蒼生,不管是要拯救蒼生,還是要屠盡蒼生,我都由衷佩服。前者比后者困難多了,我當然更加佩服。” “敢言也要敢做,還要能做到才行啊。”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人飛升而成神,神明之于人,是先輩,是導師,是明燈,但不是主人。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十指緊扣,紅線交纏。謝憐眼前,忽然浮現了一年前,花城在銅爐山化蝶散去的那一幕。 那最后一刻,花城說了一句話。 雖然是無聲的,謝憐卻很清楚他說了什么。 那是花城從一個孩子時就開始、至死不渝都在貫徹的一句。 “我永遠是你最忠誠的信徒。”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但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中秋放長明燈,每個神官最大的宮觀里都有幾百盞燈升上來。有人求煤運,有人求財運,有人求官運,有人求子嗣。獨獨謝憐這里有足足三千長明燈升上來。每一盞,求的都是他。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國師道:“人往上走,成神;人往下走,成鬼。” 謝憐想了想,道:“這句話有哪里不對嗎?” 國師道:“當然不對。你記住:人往上走,還是人;往下走,依舊是人。”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自己受夠了的,就不想別人也再受一次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如果我不掌控這種地方,還是會有另一個人來掌控。與其掌控在別人手里,不如掌控在我的手里。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認識你之后我才重新發現,原來開心是這么簡單的事。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他從沒有遇到他做不到的事,也從未遇到過不愛他的人。他是人間正道,他是世界中心。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狗花城!狗日的謝憐!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有一個心愛之人還在這世上,我想保護他。”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來不及再閃避了,謝憐舉了袖子,正準備能擋多少是多少。然而,黑暗之后,他聽到了一聲低低的輕笑。 空氣之中,忽然溢滿了詭秘惑人的花香。 謝憐微微揚起臉,他沒感覺到雨打人面,反而感覺到什么輕柔至極的東西拂面而過。 一伸手,接住,低頭看看,那靜靜飄落手心的,竟然是一片小小的殷紅花瓣。 他再一揚首,屏住了呼吸,只覺難以置信。 漫天血雨,竟是化為了滿天紛紛揚揚的花雨! 根本不需要猜來人是誰了。謝憐收攏五指,握住那片花瓣,脫口道:“三郎!”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天賦以外,沒有什么東西天生就是該屬于誰的。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你不知道嗎?世上有些東西是阻止不了的。比如,太陽落下在西,比如,大象踩死螞蟻,比如——我要你的狗命!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人在這世上,不要對任何人太抱希望。不要把其他人想象得太過美好。若是一輩子不相交,遠遠望著,倒也罷了,但若是相識相知,到某一天,終歸會發現這個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樣,甚至完全相反。到那時候,會很失望的。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沒有的東西,我自己爭;沒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從上花轎開始起,我就在笑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出現意外,無可奈何。我愿供燈千盞,照徹長夜,即便飛蛾撲火,也無所畏懼。但我不愿因為做了對的事情而低頭。面壁思過?我有何過?旁人又有何過?這就像戚容為惡,懲治為惡者的風信卻要受懲罰,這是什么道理?上蒼若是有眼,就一定不會為此降罪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生前如何,生前償還。然而,死后若是作亂,那又另當別論。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若是喜歡什么,肯定容不下別的,永遠都會記著,一千遍,一萬遍,多少年都不會變。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遇憐就慫花三慫

《天官賜福》


“我,不拜神。” “我,就是神!”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不相信,善意會換來不好的結果。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謝憐小聲道:“好冷。” 他說的很小聲,怕被人聽到。那鬼火卻聽到了,飛過來貼著他的身體,火焰突然亮了許多,似乎在用力燃燒自己。 然而,鬼火是冷的。 就算他靠的再近,燃燒殆盡,也不會給活人帶來一絲溫暖。 恍惚中,謝憐似乎聽到了一個微小的聲音。 那個聲音似近似遠,亦夢亦真,絕望的道:“神啊!請你等等我,等等我吧...求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吧...讓我...讓我...”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總是習慣委屈自己成全他人,可不是什么好習慣。要知道,沒有人會感謝你。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謝憐道:“不為何。你隨便說說,我也隨便想想。萬事隨便罷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個人的痛苦,對另一人來說,大概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小煩惱罷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謝憐笑了笑,道:“三郎,話不能說這么絕對。有時候,路好不好走,不是你能決定的。” 花城淡聲道:“路好不好走,也許我不能決定,但走不走,卻只有我能決定。”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你的對不起,算什么東西。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師青玄道:“我不是說他厲害,是說你厲害。太子殿下,你看看,東南武神西南武神是你舊識,東方武神是你徒弟,青燈夜游是你表弟,血雨探花是你拜把子的兄弟,本風師是你的朋友。這還不厲害嗎?”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謝憐這個人,什么都可以,就是死不可以;什么都不多,臉一定丟得多。比這尷尬多少倍的事他都干過,心里當真覺得還好。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扶搖皮笑肉不笑道:“這位公子,你知道的可真多。” 三郎笑道:“哪里哪里。你們知道的比較少罷了。”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謝憐緩緩地道:“我是什么身份,我比旁人都要清楚。” 扶搖道:“那你怎么到現在還敢站在他旁邊?!” 謝憐道:“因為…站在他旁邊就沒有蛇會來咬。”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在我看來,重點只有‘離開’,不在‘一個時辰’。便是一瞬,也是離開。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金枝玉葉的貴人’究竟是誰?” “既已得知,又何必再問。”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如果不能救蒼生,那就滅蒼生。把蒼生踩在腳下,他們才會對你拜服!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殿下,我了解你的全部。 你的勇敢,你的絕望;你的善良,你的痛苦;你的怨恨,你的憎惡;你的聰明,你的愚蠢。 如果可以,我愿意你把我當做墊腳石,過河拆的橋,向上爬要踩碎的尸骨,活該千刀萬剮的罪人。但我知道你不會。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我有一個心愛之人還在這世上。” “我想保護他。” “我愿永不安息。” “那我不讓他知道我為什么不走就好了。” “那我不讓他知道我在保護他就好了。” “為你戰死是我至高無上的榮耀。” “我永遠是您最忠誠的信徒。” “我不會忘的。” “我不會的。” “信我,殿下。” 你說紅這個名字好,我便是一身紅 你說我應更擅使刀,我的武器便是刀 你曾替我撐一把紅傘,我便攜一紅傘 你為花冠武神,我便姓花 你說你是我活著的意義,我便留戀于世 你永遠是我的太子殿下,我的神,我的哥哥。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


花似血落,血如花飛,那張臉一如初見的俊美靈動,雙眸熠熠生輝。

——墨香銅臭

《天官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