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詩

一人春天的故事

落進濃霧的早晨

潤濕了整個春季的鳥啼

啼音浸泡過的記憶源于聰明的鳥類

寒號鳥銜著冬季的眼淚

燕子啄起雨濕杏花的春泥

各自徹筑各自的樊籬

同是為了一個短暫的春季

同樣難免花期的別離

忠貞的子規吐出血的美麗

凝成一粒粒殉情的種子

深藏于幸福的冢穴

即使不會萌芽

卻也為有限的生命作了標記

那是什么,遠遠的……那是什么,遠遠的……

是秋風追趕落葉

是春雨淋洗綠枝

是雪水流過窗前低低的足音

是白楊穿過秋夜微微的嘆息?

那是什么,遠遠的……

是水花的波瀾

是海潮的洶涌

是虎豹裂肝碎膽的吼叫

是雷電捶天擊地的閃鳴?

那是什么,遠遠的……

是青蛙整齊的合奏

是蜜蜂單調的短歌

是城市振翅的喧響

是生活擁攘的潮波?

那是什么,遠遠的……

是鼓膜的抖動

是瀑布的轟隆

是麻雀驚喜地議論早晨

是寒鴉凄涼地送別黃昏?

那是什么,遠遠的……

是生命一下下機械地跳動

是鐵砧一陣陣飛濺的火星

是煤在火中的歡笑

是鋅和銅在相熔?

那是什么,遠遠的……

是什么,遠遠的

我在夢中聽不清……

春天 韓桐芳

風起綠了風

雨飄綠了雨

春天一覺醒來

撲進我們懷里

剛剛醒來的小溪

還沒顧上清清嗓子

就把脆脆的歌兒

撒落了一地

剛剛醒來的果樹

還沒顧上長出葉子

就爆燃出

團團刺眼的絢麗

春天最數燕子忙碌

她一邊呢喃細語

一邊用锃亮的剪刀

精心剪裁著春天的新衣

春天盡管有時

仍會讓你感到有些寒意

可性急如火的春天

畢竟把一個沮喪的冬天

帶出灰蒙蒙的記憶……

春姑娘

艾青

春姑娘來了——

你們誰知道,

她是怎么來的?

我知道!

我知道!

她是南方來的,

前幾天到這里,

這個好消息,

是燕子告訴我的。

你們誰看見過,

她長的什么樣子?

我知道!

我知道!

她是一個小姑娘,

長得比我還漂亮,

兩只眼睛水汪汪,

一條辮子這么長!

她赤著兩只腳,

褲管挽在膝蓋上;

在她的手臂上,

掛著一個大膽柳筐。

她渡過了河水

在沙灘上慢慢走,

她低著頭輕輕地唱,

那聲音像河水在流……

看見她的樣子,

誰也會高興;

聽見她的歌聲,

誰也會快樂。

在她的大柳筐里,

裝滿了許多東西——

紅的花,綠的草,

還有金色的種子。

她把花掛在樹上,

又把草鋪在地上;

把種子撒在田里,

讓它們長出了綠秧

她在田垅上走過,

母牛仰著頭看著,

小牛犢蹦跳著,

大羊羔咩咩地叫著……

她來到村子里,

家家戶戶都高興,

一個個果子園,

都打開門來歡迎;

那些水池子,

擦得亮亮的;

春姑娘走過時,

還照一照鏡子。

各種各樣的鳥,

唱出各種各樣的歌,

每一只鳥都說:

“我的心里真快樂!”

各種各樣的鳥,

唱出各種各樣的歌,

每一只鳥都說:

“我的心里真快樂!”

只有那些鴨子,

不會飛也不會唱歌,

它們呆呆地站著,

拍著翅膀大笑著……

它們說:“春姑娘,

我們等你好久了!

你來了就好了!

我們不會唱歌,哈哈哈……”

風,搖綠了樹的枝條,

水,漂白了鴨的羽毛,

盼望了整整一個冬天,

你看,春天已經來到!

讓我們換上春裝,

像小鳥換上新的羽毛,

飛過樹林,飛上山崗,

到處有春天的歡笑。

看到第一只蝴蝶飛,

它牽引著我的雙腳;

我高興地捕捉住它,

又愛憐地把它放掉。

看到第一朵雛菊開放,

我會禁不住欣喜地雀躍,

小花朵,你還認得我嗎?

你看我又長高了多少!

來到去年葉落的枝頭,

等待它吐出新的綠苞;

再去喚醒沉睡的溪流,

聽它唱歌,和它一起奔

走累了,我就躺在田野上,

頭頂有明麗的太陽照耀。

是誰搔癢了我的面頰?

春天的歌謠 崔墨卿

春在枝頭飄繞

春在花間閃耀

春在燕翅聲聲歌唱

春在鴿哨翩翩舞蹈

春給西山一片綠濤

春給長河一串歡笑

春給田野沸騰喧囂

春給古城百媚千嬌

春雷擂響鼙鼓

春風奔走呼號

春雨播灑歌謠

春潮洶涌如濤

一個生機盎然的春天染綠了人們的每個細胞

一只希望的鳥兒在北京人的心頭

正悄悄地筑巢

寫給春天的詩 孫光利

鞭炮的余音

紛紛落地

那些或多或少的喜悅象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