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最惱人的,是聾啞瞎式伴侶

01

偶然看到一檔真人版情感節目。

一對夫妻感情不睦,在鏡頭下掰扯十年的婚姻生活。

女人眼泛淚光,細碎地講自己的憋屈:摔了腿還要堅持工作、帶娃,男人從來不管家事,只是下了班就等吃飯,推開碗就玩手機,有生理需要就爬上她的床,下了床就視她如無物,除了日常必需,倆人幾乎零交流。

男人冷面回應:老夫老妻了,還有什么可說的?

女人看著他,無語。繼而把目光轉向男調解員,想討個理。

可惜調解員顯然是站男人這隊,幾乎略帶斥責:你就為這個想離婚?這算什么理由?我跟你說,你老公不錯了,賺錢比你多,又老實厚道,下班就回家,現在下班就回家的男人有多少?

女人嘴鈍,勉強理論:可是我覺得婚姻不該是這樣的……

調解員打斷她:你就是太矯情。

女人說:可是我不滿足,日子過得特別壓抑。

調解員高聲道:那是你的問題!

02

我看到這里,一聲嘆息。

其實很佩服女人能勇敢說出這句“我不滿足”。

這句話,可能憋在很多人心里,但沒幾個人敢說。因為說出來的結果,多半和那女人一樣,被斥責,被嘲諷,被硬生生懟回去。

所以,只能壓抑著,湊合著,裝作一切都很好。

只是,是不是真的好,心知道。

朋友有次說,她被同事背后捅刀,不得已辭職,心里一片漆黑。回家跟老公講,人家一臉嫌棄,給她一句“還不是因為你自己蠢?”她切著菜,嘩嘩掉眼淚。敗在職場她無話可說,但親密愛人的冷言冷語,實在讓人難過。

我也記得,有次幾家人出去玩,路上要翻過一堵挺高的墻,別人家老公都是自己翻過去就來拉老婆,而這位朋友的老公,自己飛身躍過就大搖大擺走了。

朋友穿著裙子高跟鞋,在后面喊,來拉我一把啊。她老公聽不見,越走越遠。

她只好一邊罵著“這個聾子”,一邊把手伸給別人老公。

我想,她老公不是耳聾,是心聾。

他的心沒有“聽力”,接收不到她的信號,捕捉不到她的需要,自然也就不能給她回應——她無助時不懂拉一把,她沮喪時不能給慰藉,甚至她萬念俱灰時還要踩一腳。

但他自己并不認為這有問題,只覺得夫妻本該如此,自己賺了錢養了家就算盡了本分,老婆的其他需求,都是矯情。

朋友說,現在已經放棄了跟老公溝通的努力,每次有話想說,都強行憋了回去,因為非常清楚話說出來無非也是一個漠然冷淡的回應,只會讓自己更糟心。

“像在跟塊會喘氣的石頭過日子,把日子都過死了。”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