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媽媽,你慢慢來

1.

我要去浴池洗澡。

“別忘了拿肥皂……給你錢,買洗澡票……別忘了拿鑰匙。”她躺在床上,聲音不大,卻仍顯得焦灼。

“哎呀,媽!你當我是三歲孩子么?忘這忘那?”我終于忍不住,沖她吼了兩聲。

臨走前,我把電視劇給她打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說這是今年最火的電視,你看電視吧,別操心那么多事。

帶上門那一瞬間,我聽到她小聲地說了句:

我年紀大了,每次去洗澡,都忘這忘那……我怕你也忘了……

我的眼淚,刷地就下來了。

2.

清明假期,原定不回老家,于是票也沒買。假期前一天,媽微信我,問我在干嘛,怎么不給她視頻,她想看看寶寶。

事出反常。往常她從不主動找我,都是我來匯報。

其實這次我也知道,不一樣,她剛做了膝關節置換手術十來天,在床上躺著,應該是百無聊賴,加上她那個事情總往負面想的習慣,不知道又想什么了。

我趕緊說媽我在忙,我明天回去看你可好?

她說不要,很堅決。

但我終究是長大了,不是20歲的大學生,而是30歲的孩他媽。

“別人說什么不重要,看行動”。彭姐姐的提醒浮出腦海。

一定是她狀態不太好。我遂決定回家。

票,自然是沒有的。

但這哪里是個問題?我的做法是,先高鐵站到合肥,再大巴到市里,再小巴,再打車,4.2日早上出門,晚上八點終于進門。

對于我這樣一個“有目標了千方百計就要達成”的人,她叮囑我出門洗澡別忘了帶這帶那。

她是個60多歲,當了一輩子老師,退休后卻各種被折騰的瘦小女人。

去年眼睛手術開刀,我心里五味雜陳,寫了一篇文章,“在歲月摧枯拉朽前,跑贏時間”,從此開始自虐式的工作、學習、輸出模式。

今年她腿手術,我已不在職。我說什么也要陪她,帶著孩子去省會醫院七天,又回蘇州,她出院了回老家,逢清明假期,我又回來,回蘇州期間,找了個工作,新的職場歸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