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聰明的傻瓜

1

這天,克勞爾為了公事,前去找同一公司的秘書瑪西小姐。瑪西不在辦公室,克勞爾就坐下來等她一會,瑪西的電腦網聊對話框一閃一閃的,出于好奇,克勞爾打開一看,內容讓他驚愕極了。

那個網友說:“親愛的瑪西,那事該怎么辦呢?我趁公司停電監控設備停止運行,偷了保險柜里的1萬多美元,本來只是為了籌集賭資,為你贏一個未來,可是昨天我又輸了個精光,這事只有你我知道,萬一查出來……”

網號是陌生的,克勞爾試著以瑪西的口吻說:“你借點錢還回去,就不會被發現了。”

“我哪有錢借?拿的具體是1萬多少,我都記不得了,老總還有半個月就回來,你得趕緊幫我想辦法啊。”

克勞爾還想問點什么,這時,外面傳來瑪西高跟鞋的聲音,克勞爾趕緊離開電腦桌,假裝若無其事跟她談公事。

克勞爾確定了對方身份的三個可疑點:第一,他一定是公司內部的員工,能出入自如;第二,他和瑪西的關系不一般;第三,他能夠知道公司保險柜的密碼。

集中這三個可疑點,聰明的克勞爾很快鎖定了亨利。亨利是公司會計,知道保險柜密碼,他這段時間和瑪西走得很近,好像兩人在戀愛。他沒用常用的網號聊天,可能是怕被人發現。克勞爾記憶力驚人,他記住了剛才那人的網號,為確保萬一,他以美女的名義加上他與之閑聊,打開視頻一看,對方果然是亨利沒錯。

克勞爾思潮起伏,出了這種事他應該怎么做?如果報警或上告的話,亨利就會被開除,甚至坐牢。亨利實力不弱,還備受老總青睞,克勞爾一直視他為競爭對手,借此除掉他當然不錯,但思前想后,克勞爾認為:除掉一個亨利,還會有更多比他強的對手出現,這不是治本的辦法,何況僅憑瑪西的聊天記錄,還不夠證據確鑿。

“這個家伙只管往口袋塞錢,居然忘了具體拿了多少錢。”克勞爾嘲笑著,他笑著笑著,突然靈機一動,有了最實用的主意。

克勞爾前幾日與亨利喝酒,亨利喝多了,曾說酒話泄露了保險柜的密碼,他說是老總母親的生日,克勞爾只需用點心查一查,就查出了老總母親的生日。

克勞爾動起了鬼心思:連亨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拿了多少錢,那他干嗎不混水摸魚呢?如果老總回來發現保險柜的錢丟失,一定先鎖定知道密碼的人,還輪不到自己。至于監控嘛,可以學亨利一樣,趁著停電行動,反正這段時間風大,刮斷電線停電之事經常發生。

2

等再一次停電時,正好是下班時間,公司人都走光了,到處黑洞洞、靜悄悄的,保衛在樓下打瞌睡。克勞爾鞋上套上塑料袋,用他偷偷配來的鑰匙打開老總辦公室,摸到保險柜跟前,用老總母親的生日一輸,果然打開了,可是里面東西不多,除了幾張方案合同,就只剩下兩千多美元了。

這總比空著手回去好,好歹亨利沒有偷完,還給他留了一點。克勞爾揣著這最后一點錢,躡手躡腳溜了出去。這點收獲克勞爾還是挺喜悅的,兩千美元相當于他兩個月的薪水呢。

當晚,克勞爾去洗了桑拿、買了高檔西裝,花了幾百美元。第二天,當他穿著整齊漂亮的新西裝去上班時,發現老總辦公室門口圍了很多人,還有警察在里面。

這么快就被發現了?克勞爾壓抑著激動問旁邊人:“這是怎么回事?”

“有賊啦,偷光了老總保險柜所有的錢,是經理米勒德發現的。”

米勒德也知道老總保險柜的密碼,老總還沒回來,他先發現保險柜被盜,于是報了警。看樣子,警察沒有發現什么,要懷疑也該懷疑知道密碼的亨利,克勞爾得意地想。他看到角落里亨利跟瑪西神情緊張地在竊竊私語,驚弓之鳥一樣。

“克勞爾,請您進去問話。”有人叫他。克勞爾心里一驚,但很快鎮靜下來,也許這只是例行問話調查情況,他緩了緩緊張情緒,腳步平穩地走進了小會議室。

“據我們的調查,是你盜竊了保險柜里的財物。”警察說。

怎么可能會被發現?克勞爾懷疑自己聽錯了。

經理米勒德鐵青著臉說:“昨天晚上亨利和瑪西在辦公室加班,停電了,但他們并沒有離開,他們看到你進了老總辦公室,你怎么解釋?你好大膽子,偷了12萬美元,這足夠你半輩子監禁的。”

亨利?瑪西?他們在賊喊捉賊,還把自己偷的錢加到了他身上,克勞爾明白了:這從頭至尾是個陰謀。

“不,亨利才是主謀,他偷了錢,還設計引我進陷阱,我只是替罪羊,我只拿了兩千美元。”克勞爾咆哮道。

克勞爾引著警察去查看瑪西的電腦,可是,她的聊天記錄全部被刪除了,他們早有防備,克勞爾再說什么都無濟于事了,不管是兩千美元,還是12萬美元,都得由克勞爾來扛著。克勞爾像斗敗的公雞被警察銬上警車前,聽到亨利在向米勒德求情:“克勞爾其實本質不錯,或許他真有說不出的難處,如果他能還上這些錢的話,希望給他一次機會……”

偽君子!貓哭耗子!克勞爾大罵,他想沖上去打亨利,無奈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被警察硬拖進了警車。他現在說的話,沒有任何人能相信了,12萬美元,足夠他在監獄呆半輩子了。

坐在警車上的克勞爾崩潰了一會,突然想到:亨利不是說他只偷1萬多美元嗎?怎么會變成12萬美元?難道他后面還有更大的賊手?一定是所有的賊都把罪名扣到了他一個人頭上,誰叫他是個笨蛋、倒霉鬼。